刑事辩护大图一

争鸣别让扰乱法庭秩序罪割裂法治共识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目前正在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进行审议,针对刑法第309条“扰乱法庭秩序罪”问题的修改引发律师界担忧,特别是针对新增的“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兜底条款”。

  有些律师认为该规定可能会使律师出庭辩护面临入狱之患,有人还开出废除这项规定以防治法官权力滥用的药方。对这些担心和意见,看似很有道理,实则是割裂的法治共识。

  不否认“兜底条款”作为立法技术的产物,在弥补例举式立法模式的不足的同时,也确实能造成认识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赋予执法机关更大自由裁量权,但是其并不必然导致权力滥用,而且在现有司法制度环境中,“兜底条款”导致法官权力滥用的可能微乎其微。

  一方面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可以根据形势变迁和社会实际情况,通过司法解释或指导性文件对“兜底条款”细化统一,形成社会普遍认可的共识,坚持罪刑法定原则。另一方面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不具侦查权,至于是否属“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应当刑事立案侦查,权在公安机关,即便案件起诉到法院,还要受到检察机关监督制约。

  而且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改革文件还设计有回避制度、辩护制度、再审监督制度、司法责任制等,从这个角度看,关于“兜底条款”导致法官权力滥用,甚至认为法官有自我认定“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担忧未免多余。

  坦白讲,增加“兜底条款”之举不仅利于更好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且利于更好地维护律师权利。扰乱法庭秩序罪所指的法庭是指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诉讼案件的场所。

  作为诉讼参与人,律师通过行使辩护权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最终要在法庭这个场所集中展现。如果有人在法庭内撒野,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试问律师辩护权、甚至其自身合法权益又如何彰显?

  当前,“扰乱法庭秩序罪”增加“兜底条款”是当前维护司法管理秩序的现实必要性,特别是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们法律意识的普遍提高,个别人或基于不信任或出于非法诉求,变换方式向法院施压的现象不断涌现,手段、方式也不断翻新,鉴于成文法的滞后性特质,不可能全部例举。

  而且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对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可见将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根据扰乱法庭秩序情节轻重纳入刑事追责范围,是让刑法与刑事诉讼法规定有效衔接。

  平心而论,理越辩越明,道越论越清,但辩理论道前提必须基于大局。对于增加“兜底条款”的热议同样如此,不能单从自身利益角度考量,计较谁的权力大、谁的权利受限了,而应从公平正义的大局考究,只要利于实现公平正义,就应得到支持,只要有害于实现公平正义,都应反对。

  从制度设计看,“兜底条款”适用主体并不仅限于律师群体,罪名并非针对律师群体设计,而是为了维护司法管理秩序,更好地维护各方权利,努力实现公平正义。

  从依法治国的角度看,法治是社会共同福祉,不允许任何人粗暴践踏,这应是共识。伴随着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完善,法官有了法官的法治规矩,律师也有了律师的法治规矩,不扰乱法庭秩序就是所有人必须遵守的规矩。

  当前,《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正在审议之中,最终“成品”如何还有想象空间,对于相关内容的讨论也应多传递科学、理性的声音,让《刑法修正案(九)》凝聚更多法治共识,维护公平正义。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702784393
联系邮箱 13702784393@139.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